街机腐女

腐妹子一只,cos爱好者,想成为服装设计师的妹子w

10月13日运动会,目标--全场尖叫!

关于我这个号的一些事情。(挂人)

从文字中可以看出狐微大大是个很温柔的人呢(=゚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谁都没办法吧

萧咩:

嘛......能看的看一下吧。被挂的那位她就是当初那个用伞哥做梗的那位。

也希望大家能关注狐的微语。

她的文特别好,最近也会补档(意思就是没看过狐微太太的文的可以去看!超多粮!)

还有!大家保护好自己!


狐的微语:



早上好,我是狐的微语。




估计有人认识我或者不认识我。




毕竟我只是乐乎全职高手同人写手里的一个小透明。




但是可能你们发现某些联文里面突然少了一篇文章,或者缺了一篇文章;也有可能你们发现你关注的太太@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你们也可能发现最近的tag里,我发布了很多的文章,不断的刷屏。




原因是为什么呢?




其实很简单,我的QQ号被盗了,盗我号的人通过QQ号登录了我的乐乎账号,并将其销号,所以我的数据清空。




所以我参加的联文里面,突然少了一篇,@我的人@了一个不存在的人,哪怕是和我的评论对话都清空了。




但是我在之前乐乎出事时养成了习惯,会进行备份,所以在短短几天里我将这些东西全都复制粘贴补了回来。




所以如果我的刷屏对你造成了困扰,我先给你们道个歉。




实在是抱歉了。




接下来该说的就是正题了。




这件事有点长,因为涉及的比较多,除了二次以外还包括三次的事情,




我的QQ号是被谁盗走的。




其实我们很快就猜出了是谁做的。在这里我称之盗号者她为A。




在说明事情之前,我先把一些点说出来。




1.我登录乐乎的账号是我三次中用来联系现实的同学和朋友的。




2..我朋友联系我的QQ号是二次号。




3.为什么我不用二次号来注册乐乎,是因为我注册乐乎时,并不打算入圈。(我乐乎的第一篇文章是关于大鱼海棠的影评,后来入圈后删了。)




4.这些事情有很多我都还有聊天记录,截图等,但是由于太过于琐碎,所以我不会放出来。




然后就是这件事的发展了。




在大前天,我下午起床,我的朋友猫向我的二次号发来信息问我的三次号怎么了?




然后在我的Q群里,我的列表也说在她@我的文章里,找不到我。




我重新创了个账号,也就是目前的这个账号W,确定了我之前的乐乎账号H不存在。同时我也向我的三次号(就简称为X号,我的二次号就称为E号)发出了好友申请。




随后我开始在E号里说明情况,已经找到了我三次的朋友让他们删除我X号的好友。




如果你们有参加一些联文的话,应该是有看见的。




当晚X号加了我为好友,我假装为我的朋友向对方发出质问,对方没有回答,并在一定时间里向我发戳一戳(电脑的为抖一抖),一次至少三十以上。




我会偶尔回复并质问她:你想要怎样,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持续到了第二天下午,再此期间我和朋友N说过,N说:如果实在不行,我是可以报警的。同时N还发了法律条令过来供我参考。(很感谢她的帮助。)




在这同时,对方也发过来一条信息说:你花多少钱买回这个号。








当然我没有进行交易,因为我很清楚,对方不是为了钱。




我没有进行正面回复。




在下午五点多时,我通过QQ申诉,拿回了X号十分钟左右,然后在X号的空间发出了一条带有新的QQ号(A号)的说说,随后被顶下线,失去了对X号的控制。




然后有一个人添加了我。这个账号就是A的账号。








中间的时间差不到十分钟。




然后我们开始进行交流,由于实在是太过于琐碎,我不放截图了。




她问我是谁,我没有正面回答,并且以她请来的黑客的语气进行说话。




当然这是无关紧要的打招呼,因为我们两个都知道对方的身份了。




接下来是实锤截图。(请不要在意我说话的语气,原因说过了。)



















这就是实锤了,如果还有怀疑的话,请你说,我不介意全发出来。




当然还有后面的一些对话。(我只会发我觉得是的,其他闲聊的,我没有放出来。如果有疑问,请如上。)




接下来的我们就是谈到了关于我的账号后来的处理,当然我们一直到现在没有说好。




因为A没有办法满足我的要求,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就是恢复我原来的账号,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这是我找到了小秘书得到的官方回答。







无法恢复,因为账户注销相当于在乐乎的整个数据库里删除数据,半点都不剩。




所以A无法满足我的要求。




到现在,你们肯定会惊讶我对于A的态度,然后现在就是三次元的事情了。




A是我的三次元同学,今年我还将和她同班。所以我并不担心找不到A这件事。




然后你们自然开始怀疑,我和A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我和A属于积怨已久的那种类型。




我认识A有四年了,然后从四年前我就和A有矛盾,或者说有仇了。




A的做人我不进行多讲,因为她会过来这里看。你们只需要知道A和我有仇,而且是从四年前起的。




这个仇我不知道该不该讲,如果你有时间就看一看吧,如果没有,可以直接略过看下面的。




结仇的原因有很多,都是日常小事,毕竟那时候我们同班。真正算得上是结仇的是我在X号挂了她,设置了只有指定人可见,同时一直一年前我删除说说,那条说说都没有人转发。




就这样我们结仇了。




后来在去年暑假,我入圈,开始进行更新。同时我将这件事放在脑后,毕竟已经过了三年了。




也是在去年,A突然问我是否喜欢某个二次人物,我回答:当然,男神之一啊。然后A把我拉入了某个群,我们的关系开始缓解。




后来我们的关系有变化,是在分班之后,我们又同班了。




中途也发生了很多事,我也不一一阐述了,三次元的事情太多太杂而且也太小了。




当然有两件事,我不得不说出来。




一:A曾在班级的电脑里放置过一个软件,能自动复制别人U盘里的东西,而很不幸,认为教室的电脑除了我和A以外不会有人动的我,在那个时候,由于有几篇联文的死线在,所以都是用教室的电脑进行更新的。(这个是三次现实说的,我没有实锤,没有人会在日常聊天时录音吧。)




二:这件事可大可小,但是我个人实在是有点难受。而且二次的部分事情也是由此发生了。




我的圈名叫狐的微语,而熟悉的人会简称为狐微,后来我也将其用到了文章中,可以说我在某方面也是认定狐微是我的圈名的。




然后在某一天,A突然问我:如果重了圈名之后怎么办?我说:两个人协商一下,看谁愿意改。A:如果两个人都不愿意呢?我:我哪知道,反正重了圈名通常会是后面的人改,如果不愿意也可以不改。




后来,我知道为什么她会问我这个问题了,她说,他也打算去一个圈名叫狐微(和我一样,是简称狐微)我对此没有回答,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后来我也随她去了,之后真的让我对此事上心的是她发来的一些信息。随后的我对于这个问题十分的敏感,再然后在她发来信息时我精分成另一个人对她的行为发出了质问(毕竟不确定是不是还会同班。)




然后她对圈名的回复是这个。




全部都在图里,有些图我裁剪过,因为有她的真名,更琐碎的我不愿弄。






















所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列表,这是当时的截图,A曾发过一篇文给我,我对此没有回复,后来她在某墙上发布了一篇文章,被我看到了,正是A发给我的那篇文,我看了看,然后把这篇文指路给我的列表。




再后来便是我列表对这篇文章的评价,但是我列表当时并没有对A说什么,只是对文章进行了评价,所以后来A加了他们为好友,并将她开始在乐乎发布文章的事情告诉了列表。然后列表转述给我。然后我开始默默的视奸她。




再后来我有一个列表挂了她,她退圈了,那个列表挂她的原因是:她在一篇文章中,打了一个tag——梗,然而那篇文章写的是苏沐秋死亡。




还有一张图,你们可以看看。








A曾说过她看到了七百多章,我问:戴妍琦是谁?A:啊?她是谁啊?




这件事是发生在我放假之前,我会在教室进行更新的时候。




而我删了A好友是在八月份的时候,因为删了A好友,所以才会显示A的Q名。




这就是我和A的冤仇的过程,很长,因为很久,有两年了吧。




最后再放出A对于这件事最后的回复,我都没有回复,因为我实在是不想理了,她达不到我的要求,所以我也不想管了。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粉丝是很重要,但是又不是用我自己努力拿来的那一千多粉丝,又有什么意义?




我的喜欢我的关注都没有,还有我的子博,我的子博都还几篇文,而且没有存档。




全职高手每天有多少更新,我要多么大的运气才能找到自己喜欢的文点上一个喜欢?




全职高手的同人作者有多少,我又要用多么大的运气才能找到我喜欢的太太点下关注,成为她的粉丝?




我在乐乎发布了二十万字,一百多篇文章,每篇文章下面,和我讨论和我交流的人我又怎么找回来?




不是最初,都不行,可我就是回不到最初了啊……




我其实已经准备好报警了,但是她没有进行下一步行动,所以她也救了自己。




如果她真的再盗我的其他QQ号,那么我将会创建无数个QQ号,让她盗。量少初犯,没关系,量多呢?如果警察拒绝受理,那么我将走关系让警察去查她。(我们地方真的很小,在上一级的城市里都是叫我们山区,所以真的什么人都认识。)




我不是好人,我脾气从来没有好过,所以做了这些事会给她带来的影响我知道,我也明白,但是我是不会停止。




想为她求情,让我停止的,你说再多都没用,就像我现在说了再多,也不会有警察抓她一样。




除非你能恢复我最初的那个狐的微语的账号,不然,一切免谈。




我不接受任何道歉,我也不接受任何乞求,如果我最初的账号没有回来,那么这篇文会一直挂在这里,我会像文章一样,进行备份处理。




最后说一遍,如果你圣母想原谅她,想为她求情,请不要怪我嘴毒。




我的账号花费了一年时间,不完全统计发布二十万字以上,我每个周末宁可熬夜到凌晨也要写文更新,我所失去的时间又怎么补偿?




所以开口说话时,请想好了说辞。




还有,A,我知道你会看,所以请好好看清楚了,我没有生气,所以不存在原谅你这件事。




 




同时希望大家吸取我这次的教训,对周围的人提高一定警惕,特别是关系不好的同学。




 




还有大家也不要想着找到她现实,现实之中,请让我亲自来。




二次元的事在二次元处理,三次元就在三次元中处理。




 




感谢你看到这里,如果你愿意可以进行转载扩散。




很抱歉占用了你的时间。








———————————————————————————————




这篇东西我真的很用心呢。




从三点钟写到现在,本来一开始打得还是晚上后,后来改成了早上好。




下午就要上学了,又要和A见面了。








我原来的号里主页干干净净的,只转载过一篇吐槽,是关于全职动漫的宣传的,挂人最多就点个小红心和推荐。现在就不同了,有了这篇东西……




毕竟不是最初了……失去了一切。








希望大家不要和我一样,也不要受到这种伤害。








还有非常感谢朋友N,既给我提供参考还安慰我,让我冷静下来进行处理,这件事能处理的这么好,还是有N的帮助的!


【双花】孙哲平生贺🌸

*新人第一次写文,ooc致歉
*原创架空,皇子(20岁)×花妖(17岁)
*小学生文笔
*扩列吗(⑉°з°)-♡
┄┄┄┄┄┄┄┄┄┄┄┄┄┄┄┄┄┄┄┄┄┄┄┄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御花园内。
孙哲平以为是潜入皇宫的刺客,一把将趴在花丛中睡得正香的张佳乐拎起,刚想问对方有何目的,却被对方一双惺忪的眼睛看得心里一颤。
这大概就是一见钟情吧。
孙哲平想。
他将人带了回来,藏在房间里。
经过这么一折腾,张佳乐完全清醒了,他一脸懵逼的看着孙哲平--这个打扰了自己睡觉又把自己拖来这个地方的奇怪的人。
就这样,大眼瞪小眼。
良久,张佳乐开口:“你是谁→_→”
“。。。孙哲平。。。”
“为什么把我拖到这来?”
“。。。”
为什么?孙哲平也不知道,只是单纯的想占有面前人儿的全部。
“我叫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纠结的样子,张佳乐觉得好玩,便报上姓名。
“你好,我是这个国家的三皇子。。。你为什么睡在御花园里?”孙哲平定了定神,问道。
“诶*罒▽罒*因为我是花妖啊”
“!”
“花妖当然睡在花园里啊”
“。。。”
“不信?→_→”
“。。。信”
“那就行了,好了我要睡觉了再见(*゚∀゚*)”
“别走!”
“?”
张佳乐看着自己被拽着的手,有些疑惑。
“留下!陪我!”孙哲平态度强硬。
“为什么?”这次轮到张佳乐提问了。
“我喜欢你!”
“!!!!!”
“我对你一见钟情!我是皇子,所以你必须听我的!”
“。。。我们之前不认识吧?”
“一见钟情!”孙哲平耍起流氓,拽着张佳乐的那只手一收,另一只手搂住张佳乐的腰,将人带到怀里。
张佳乐的脸有红。
“我们都是男的!”
“我不在乎。我问你,你喜欢我吗?”
诚实地摇头。
“那你讨厌我吗?”
诚实地狂点头。开玩笑,谁会喜欢一个一见面就吵醒自己睡觉又把人拖走还在双方都是男的情况下对自己表白说一见钟情,个鬼啊!
“没事,我会让你深深地爱上我的~”孙哲平一脸邪笑,抱着张佳乐进了里屋。
┄┄┄┄┄┄┄┄┄┄┄┄┄┄┄┄┄┄┄┄┄┄┄┄
一个月后
张佳乐紧张地看着孙哲平,“就这样私奔没问题吧?”
孙哲平在张佳乐额头印上一吻,“没事的,乖( ´・・)ノ(._.`)”
“可是。。。”张佳乐还在介意身份问题。
“你现在不是妖,我也不是皇子,你是我的爱人,我是你的爱人,仅此而已。”孙哲平注视着张佳乐的眼睛,缓缓地,很坚定地说道,“还有,我爱你。”
“。。。我我也爱你。。。(⁄ ⁄•⁄ω⁄•⁄ ⁄)”
┄┄┄┄┄┄┄┄┄┄┄┄┄┄┄┄┄┄┄┄┄┄┄┄
渣文笔抱歉ヘ(_ _ヘ)

要去日本喽(๑>؂<๑)